© 南小西
Powered by LOFTER

光影和你们 舞台和我们

四楼

老街游记
扫街的时候总是戴个口罩 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
周围是来往的游人 举家出游欢庆春节 自己一个人拿着相机四处张望寻找着画面 想起那句
站在万人中央 孤独的多漂亮

冰城

泡了一杯红茶 雪在呼呼的飘着

秋日

自拍

新玩具。

夜跑路过的学校

开始我以为是几个故事,看了开篇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出色,隔了很久再次读起《解忧杂货店》,发现每一个故事的情节互相缠绕,有着推理小说的思维,却有童话故事般的温暖真挚。很久没有读到这样暖心的文字了。“我衷心祈祷你可以相信自己,无悔地燃烧自己的人生。”

二道白河|长白山上大雪纷飞,山脚小镇却秋意正浓。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鸭绿江。

光影故事

当你们看到一个男生迈开两胯俯着身子拿着手机对着一摊水啪啪啪的时候请不要感到奇怪 他不是神经病 他只是在拍照而已

天空|经历了一场暴雨 天空变的蓝了 下午站在阳光里 心里一下就放晴了

北京|日渐西沉 鸟巢披上了金衣

跳远|他们在等待运动员起跳 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体育场|走下楼梯准备去拍照 下午的阳光正好洒进来

天空|希望你有一片蓝天

shanghai|你不知道我走在这里的时候是在想你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今年是我接触摄影第五个年头了。
可能还要更早一些。也许有八年了。又或许是十年。
十年前的事早就忘记的差不多,但还是很清楚记得那天在北京天坛。那个回头冲我微笑的外国女孩。是我偷拍她,她友好地回应我。有些奇怪,以至五年后我在南昌,第一次有了未按下快门遗憾。尔后我想了好久好久,没有结果却也表明我是个爱思考的孩子。 不能把摄影纪元拉到十年前就要怪罪于北京那年夏天的暴雨。淋湿了家中唯一的相机。然后有些支离破碎地,故宫、长城、圆明园、颐和园。串起了北京初期的日子。有些遗憾,我没有去过奥林匹克公园。上小学的我应该是没有什么奥运记忆。在以后的日子了,接触了各方的北京事。起了角楼之念,鼓楼之念,后海之念,还有...

很爱这张照片 十月的沈阳北陵公园 一切看起来那么美好 那么惬意 心中有爱 就会发光

我也爱这哭不出的浪漫


假期快结束了,今晚有了心情拿起了笔。签下了我的姓。与其说是签,其实更像是画。我从初中起就习惯在新书第一页画下我的姓名,那个时候是还有名的。后来觉得太过繁琐,姓已经独一无二了,就没必要在花费多余的笔墨。学生时代的每本新课本上,雪白繁复的试卷上,还有寄出的一张明信片。我都一一刻画。

假期开始的时候,我是拿过笔的。重庆磁器口,四川黄龙溪。在那里,我和之前很多次一样,认真的挑选着明信片,写下对朋友的祝福,刻画自己特定的签名,贴邮票,等邮递。可我的每一次真心付出都得不到邮递员的用心对待,丢片的事是常有发生。我也在成都熊猫邮局寄出唯一的熊猫片后笃定以后不再寄了。后来去了南京,去了大连,去了沈阳,我都没有...

日落

TOP